目前日期文章:201202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 

課程名稱

台灣南島民族文學文化

英文課程名稱

Seminar on Taiwan Aboriginal Literatures

授課教師

劉俊雄

2學分

上課時數

2小時

人數限制

 

課程目標

本課程的大抵介紹台灣原住民文學創作為出發點,希望同學藉由各族群作品的閱讀過程,瞭解現今台灣原住民文化現狀,因為我們從以口語傳統的文學形式到文字化的過程,從拼音與中文對照到通俗化的文字,從這些原住民文澩創作中,我們看到了另一個不同於其它台灣文學文類的創作,此一文學與其說它是一種原住民主體性的追尋,更是原住民文化書寫的表現。我們希望在閱讀過程,能看到台灣原住民從過去的口語﹙無文字﹚到文字化的文化深層思索。

教學方法

課堂的進行方式分別以下列幾種方式進行︰我們選定早期原住民神話傳說的閱讀到現今文學創作,其中我們就族群性別等選出幾位作家分別選擇閱讀幾篇,由各組選定議題報告與參與討論。

使用教材

 

評分標準

課堂口頭報告及討論佔40%,期中心得報告佔30%,學期末心得報告佔30%。

 

 

 

課  程  內  容

備註

 

原住民文學或另類台灣文學? 

參考資料

瓦歷斯‧諾幹,1998,關於台灣原住民族現代文學的幾點思考——殖民、變異、我,發表於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台灣文學研討會。

葉石濤,1992,原住民文學,文學台灣494-104

孫大川,199

 

 

原住民女性與鬼魂

李昂 2004  頂番婆的鬼,收入看的見的鬼。台北:聯合文學。

李昂 2011 附身。台北:九歌。

 

 

漢人/日本人眼光中的異己

葉石濤,1999,希拉雅族的末裔。台北:草根出版。

鐘理和,1988,假黎婆,收入悲情的山林:台灣山地小說選,頁1-15。台北:晨星出版社。

鐘肇政,1988,獵熊的人,收入悲情的山林:台灣山地小說選,頁17-44。台北:晨星出版社。

胡台麗,1988,吳鳳之死,收入悲情的山林:台灣山地小說選,頁73-92。台北:晨星出版社

李喬,1988,巴斯達矮考,收入悲情的山林:台灣山地小說選,頁109-173。台北:晨星出版社。

古蒙仁,1988,碧岳村遺事,收入悲情的山林:台灣山地小說選,頁73-92。台北:晨星出版社。

林耀德,1990,高砂百合。台北:聯合文學。 

 

日本女性作家的原住民文化想像

 

津島佑子,2011,太過野蠻的。台北:印刻出版。

 

 

 

歷史小說

巴代 2009  薑路。台北:山海雜誌社。

巴代 2012  白鹿之愛。

施淑青 2010  風前塵埃。

 

 

在地書寫與文化實踐

奧威尼 卡露斯 2000  雲豹的傳人。台北;晨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4  野百合之歌。台北:晨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  神秘消失。台北;晨星。

 

 

原住民食物書寫

2012 我們的口味與你們不一樣;以新港社食物民族誌為例,收入山海戀。台北:二魚文化。 

 

 

原住民文化書寫I–田雅各 

參考資料

田雅各,1992,最後的獵人。台北:晨星出版社。

 

 

原住民文化書寫II–夏曼.藍波安

參考資料

夏曼.藍波安,1993,八代灣神話。台北:晨星出版。

夏曼.藍波安,1997,冷海情深。台北:聯合文學。夏曼.藍波安,1999,黑色的翅膀。台北:晨星出版。

 

 

期中考試

 

 

原住民文化書寫III–瓦歷斯‧諾幹

參考資料

瓦歷斯.諾幹,1992,永遠的部落。台北:晨星出版。

瓦歷斯.諾幹,1997,戴墨鏡的飛鼠。台北:晨星。

 

第十一週

 

原住民文化書寫IV–孫大川

參考資料

孫大川,1992,久久酒一次。台北:張老師出版社。

孫大川,1994,面對人類學家的心情,山海文化663-66

 

第十二週

 

原住民文化書寫V–奧威尼‧卡露斯盎

參考資料

奧威尼‧卡露斯盎,1992,雲豹的傳人。台北:晨星。

 

第十三週

 

原住民女性書寫I

參考資料

阿烏,1992,誰來穿我織的美麗衣裳。台北:晨星。

阿烏,1995,紅嘴巴的VuVu。台北:晨星。

阿烏,1998,穆莉淡。台北:女書文化。

伊苞,2000,慕娃凱,山海文化252668-78

伊苞,

 

 

第十四週

 

原住民女性書寫II

參考資料

綢阿絲萊渥,1997,山深情遙。台北:時報出版。

 

第十五週

 

原住民與人類學家的歷史偶遇

參考資料

王家祥,1996,關於拉馬達仙仙與拉荷阿雷。台北:玉山社出版。

 

第十六週

 

反思民族誌

參考資料

舞鶴,1997,思索阿邦、卡露斯。台北:元尊文化。

舞鶴,2000,餘生。台北:麥田出版。

 

第十七週

 

模糊的文類:原住民文學創作或是文化書寫

參考資料

彭小妍,1994,族群書寫與民族/國家:論原住民文學,當代雜誌 9848-63

倉田南,1998,原住民文學之挪用、棄用、逆反—試論第二屆台灣文學獎「原住民文學作品」,刊載於民眾日報1998.12.1312.19

 

第十八週

 

期末考試

 

 

 

jslao1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81) 人氣()

第一次拿起這本書,是在T大的男生宿舍渡過某個寒冬時,不想下床進食,索性就在堆滿書堆的床上拿了一小本的小說讀了起來。在讀的當下,為會選擇這樣的自我哀愁的傳記體小說,或許,當下的我不知是不是還為情所苦。那段已不太青春的歲月,我從未真正能體會到自己要的一段感情,會是有個永遠的,或是Happy Ending。當年我們那票自以為的文青,聚在一起喝茶喝酒聊八卦,最感傷的也是最貼切的一句話,就是"如果沒有精液沖到大腦,我們怎麼也不會去放棄自由自在的歲月,去跟一個女生在一起!"現在,想起這句話,是多麼的嘲諷呀!

為什麼,這一次,我又想要一個人開著車到大都會,獨自進到一間已經乏人問津的藝術電影院坐下來,重溫年少的我。這次想進電影院,是要好好反省與批判自己幹過得好事嗎?當然,沒有答案。至少,重讀一本書,像重讀一個人,重讀如何學習包容與接納。

這個故事一開始,就把故事主角歌德的背景進行描繪。一位在父親安排之下的法律學院的23歲博士生,在準備畢業之前的論文口試的場合,與口試委員的交互答辯的過程,在未能充分準備的情形下,被口試委員給拒絕賦予學位文憑。離開口試的場合,他以不削的口吻在雪地上大罵一場,便灑脫得離開學院。回到家中,歌德以他別具細膩心思,寫下了許多首詩,並相當自負的將文稿投給了出版社。結果,出版社並未接受他的詩作。當然,這樣的挫敗,並未因此放棄他對於文學創作的熱愛。歌德的父親,希望歌德延續家業,將他安排到鄉間的地檢署擔任助理工作。在工作期間,結識了相當聊得來的室友。工作之餘,他們一起到鄰近的酒吧喝酒,過著一段酒池肉林的生活。在某次室友的邀約跳舞,歌德在此場合結識了女主角。女主角是家中的大女兒,母親在一年前往生,家中留下一堆的弟妹,需要有人照顧。女主角的父親,在怎麼努力工作都無法養育這麼多的小孩。歌德開始主動邀約女主角出遊,他們相談過程發現,彼此對於文學的喜愛,歌德不時地將他所寫的詩作念給女主角聽,而且女主角告訴歌德說,誰能帶她看某一齣的歌劇,這輩子的人生就會跟這個人共渡。歌德,為此深深記在腦中。在各自分回到自己的生活,彼此都在期待對方能夠先動筆寫信給對方的同時,故事出現有趣的安排。當彼此都在期待對方能為自己的感受,想對方表白。卻常常不是期待的那個樣子,人世間的感情很多時候不都是這樣嗎?當我們期待一段感情的到來時,我們若未能及時把握住,很多時候就在那一瞬間給遛走了。對我來說,我相信緣分的人,但緣分是需要去主動爭取,才會來的。不是嗎?

在歌德與女主角,彼此還在期待對方能夠表白他自己的心意時,出現了另一個各方都很好的男生。這位男生,並未深刻了解到女主角的感受及其想法。在那個婚姻,還是由家人安排的年代,女主角與這位男生就此結下姻緣。因為,這位男生可以協助女主角家中面臨的困境。歌德與女主角之間的緣分,就此相互錯開。最令讀者們最為心痛的是,這位從歌德與女主角之間殺出來的男生,就是歌德的主管。這位男生,在長期法學訓練與工作之下,根本不懂如何向女生表白心意。就跟歌德談起,他心有屬,希望能夠說出一些讓女主角心動的話。歌德,就念出幾段詩作給這位男生。另一方面,歌德則準備歌劇演出的紙板劇場,獻給女主角,無法出席主管的訂婚宴會,但沒想到這場宴會就是女主角與主管的訂婚宴會。在此場合,歌德方才知道主管心儀的對象就是女主角。當婚禮的情節被揭露出來之後,歌德因違反禁令,被囚禁在監獄之中六個月的期間。在此期間,歌德發揮文學創作的長才,將他與女主角遭遇的過程,寫成一篇小說。在故事的最後,歌德以戲劇化自殺方式,解決這段感情。這份文稿,交給女主角閱讀之後,身感痛心。藉由一次的探監機會,女主角清楚地告訴歌德,她選擇的是一個可以給她生活的人,那些美好的想像,畢竟是不存在的。

歌德出獄之後,在父親的安排之下,重新過著新生活。但剛剛抵達法蘭克福時,卻遇到讀者搶讀一本剛出版的小說。歌德怎麼也沒想到,這本小說就是他在獄中所寫他與女主角的遭遇。此書出版之後,不僅帶動歐洲青少年的自殺風潮,更帶動一股青年運動。在旁白字幕一個個打出來時,我的臉龐已流下眼淚,不能自己。我不懂,重讀一本書,一場電影到底給我多少感動,還是其實我的心理還有一股熱血。我對於那種青澀的愛情,不知愁之味的初衷仍舊保持在心中。更讓我難過的是,很多有理想的人,經常被家人,被社會,被世俗,給掩蓋了那份天分。一個活在家族事業的法律學院博士,在最後遇到人生或感情的挫折之後,那個重新面對自己,表達出單純完滿的詩句,是我們現在的人少數還能看到的。或許,一場博士學位口試的挫敗,一段感情的結束,都是人生必然面對的功課。沒有人可以自外這些選擇。不論多少的挫敗,留在這世界上,唯一還剩下的就是那個純淨的自我,就是面對自我,走出那段困境,正是人生不斷需要學習的。

當友人正值母難日之時,我為此寫下那麼一段文字去訴說,我們都不斷學習對彼此的接納與包容。不論現今我們遭遇過多少人生的起伏,在沉默冷靜的思考多時之後,慢慢地藉由影像及文字的閱讀,讓這樣的感動與珍惜彼此,永遠地保留在此。

為友人母難日而寫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jslao1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