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秋了,後院,那期待許久日子的龍眼,在午后烈日的照射下,呈現出金黃與青澀交錯的飽滿顆粒,跟小女坐在廂房的門口,望著樹上的絫絫的果實,把樹枝弄得快支撐不下這重量,幾乎垂手可得。

門口靜默許久的父女兩人,終於有人開口說出了心裡的實話。

小女說:爸爸我想吃樹上的龍眼。

我回她說:好啊!我去拿竹竿跟板凳。

沒兩下子,我拿起竹竿,站到板凳上,折下幾串離地面比較近的龍眼,心想,這幾串我們倆能夠吃完算不錯了,折了太多,拿給鄰居的親友吃,人家還不一定要吃。倆人索性就坐在龍眼樹下吃起龍眼,都怪自己太貪吃,手上一顆顆的龍眼的外殼,都還有些青澀的顏色,那管它還是照吃不入,一邊吃著,就把龍眼殼跟核,往樹下的那群雞鴉,我跟小女笑笑的講:看誰能丟到那隻大公雞,為了比賽誰先丟到,證明自己比較行,一次不中,趕緊又撥了一顆來吃,小女,手臂的力量,還丟不遠,常常跑到離公雞很近的距離,可惜還是沒丟到,幾次下來,那聰明的大公雞,猜到我們父女正把牠當標靶,飛快地,逃離我們的視線之外。

大公雞雖跑了,那管這麼多,我倆還是吃著那一串串未熟的龍眼,一邊撥著殼還邊比著誰吃的快,眼前走來一群紅面番鴨,毫不理會正專注吃著龍眼的一大一小,一隻發了情的公番鴨,正追著AB兩隻母番鴨跑,幾次在我們面前演出3P的一幕,那隻嬌小的公番鴨,一次把兩隻番鴨壓在身體的下方,公番鴨,正準備前戲,不停地搖擺它的尾巴,沒多久見它那卷曲的外生殖器官,從尾部落下,此時正忙著跟A的進入狀態,忘卻了在一旁的BB見有機可逃,快速地逃到雞舍的下方,公番鴨眼見B逃開了,無暇再去追,一個姿勢沒壓好,從A的身上滑下來,A可能也不喜歡那霸王硬上弓,也逃到一角去了,公番鴨追了許久,好像也累了,無心再玩那檔事,只好獨自一鴨,默默收場,讓人不解的是,從它身旁走過的幾隻白鴨,怎麼也提不起那隻公番鴨的性趣,一旁忙著吃龍眼的小女,也看到這一幕了,她的表情似乎也有些不解,還好,這次,她沒問:那隻黑色的鴨子正在做什麼?

下次呢?我怎麼跟小女說起那檔事……..

創作者介紹

道卡斯新港社

jslao1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