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年前在網路文學正興起的年代,我以文青之姿,隱身在某些小小的網站寫寫散文,發表自己生活中思索的課題,藉由不太需要艱澀的學術語言,能夠讓網路普羅大眾讀讀自己的想法,並且也習慣在網路上閱讀及評論一些看似有趣的文本,藉著自己讀過的一些書,拿別人的文本試寫評論,哪知拜讀多次某人的文本,連續評論幾篇,惹來一個奇怪的電。話。打來的時間很準,顯然是熟人所為,我一接起手機,這人就巴巴巴的說了一串,我知道你是誰?聽起聲音似曾相似(其實那時很熟,但現在幾乎都快忘的人)。居然,最後對方繞了一句狠話,讓我在多年之後想到都會笑。"我知道那些評論是你寫的,請你不要再寫了!"電話就掛了。當下我回:"在這個網路世界裡,沒有人會問你誰,更不會一個明知是熟人還命令對方不得再寫"(不過我很賤,心想管它是誰的文本,不然咬我呀!哈哈)。

這幾年後,谷歌的功能越來越強,舉凡文本圖片影片...甚麼東西都可以找的到。有時,把自己的基本資料放進去蒐尋一下,還發現一些自己幹過得好事。這回蒐尋的可不一樣。最近,都努力寫論文中,正想找某位研究者的相關研究,看完又谷歌一下某人的前男友,好笑的事,資料還真完整,不僅連他們合照的相片放在裡面,連網誌上的每天的行程都一清二楚,對了一下日期與他們照片時間還真搭上了!這次,又一樣被打來電話關心,不過這次電話中更兇了。這是我的自由,你管我這麼多。當然,我又不是那個FBI或CIA的幹員出身,只是沒事人肉搜索一下就看到一堆事實。反正,很多人沒事就會幹這種事。總之,知道那人的照片,又有網誌記錄,就是我的錯。因為,那些事他們的隱私。所以,我這個路人甲,不過是不小心看到,是個nobody,所以一樣有事。

所以,看完這篇文章的人,一定會要奉勸世人不做壞事,因為老天有眼嗎?當然不是。我哪管到人家怎麼樣,做個人實在一點,誠懇一點,有些事連路人甲都最好不要當,不然就會傷到自己。當然,叔叔沒練過,自己也傷到了。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各位別再發我好人卡了!我不是李大仁,各位之中就算有人叫程又青的,或很像程又青的人。"我不會愛上你"。不是我說的。別看得太入戲,把我當成自己想的哪個人!好笑的隱喻是,多年前隱身在網路寫散文的事,又一樣發生了。當我發現某人的前男友之後,又惹來一通奇怪的電話,自稱他要寫一篇台灣版的哈利波特,我聽了一頭霧水。我大概知道這個人是誰了,我跟他的對話,先是不爽地批他,你若真想寫,我很支持,不過你似乎找錯人了。我反問這位自稱偉大作家,你怎有我的手機呢?他便開始吱吱屋屋說不出來。仁兄,要來探軍情嗎?我是直接跟你直說了,我這裡沒有火砲耶,更何況我不過是nobody!不過請看到這篇文章的某人別再打電話來問我,是他打給你嗎?天機不可洩漏耶!不告訴你。

 

哈哈,這個世界真小,也好笑。那些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的人,直接說來者何人?有何貴事?不必一副請益的虛偽,你的話太多語病,何況我又幫不了你寫哈利波特,我只能寫寫擲準備投稿的學術論文,要讓我不爽喔!我可以在這裡教你喔!就直接跟我說,你愛上我好了!因為,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實!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道卡斯新港社

jslao1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